具_Roll

查看个人介绍

【暗战Vice City后续】第二章

RIddenR:

② Fallen

      入夜的K市是灯火通明的,是繁华的,同时……也是堕落的。曾经身为这里警务人员一员的他是再了解不过了。但是,他也是非常无可奈何的,毕竟现在这些事情已经和他无关了。“这种事,谁爱管谁管,我现在可是急着夹着尾巴逃命啊。”他知道的,他知道另外一名“暗箭”已经来到了这里,随时都可以夺走他的命。“嘛虽然很想这样说,但是还有很多必须要做的事情没做啊。”将烟叼在唇边,他支起了那支重狙。“虽然有点大炮打蚊子的意思,反正是一次性的况且还不知道那里的玻璃是不是防弹玻璃,别怪我了。”

 

与此同时

K市SIL警署那里

      因为M市政要都聚集在K市希尔顿酒店顶楼那个旋转餐厅上,一时间本来主要用于应对黑道和反恐的SIL警署行动组的成员全部被当做了政要保护人员启用,当然陈刕,安培他们也不例外。其实三年前那场清洗行动成功后SIL警署经历了一次大洗牌,走了不少人,但也有一些老面孔留了下来。

      而现在的王韶青正在希尔顿酒店对面的电视转播塔上随时戒备这有狙击手,“只不过我真想不通会有人选择在这里暗杀啊。”他叹了口气,说到底他很少执行远距离的狙击,“如果你在的话我会轻松不少啊。”他如此感慨着,但说归说,他还是进入了狙击状态。他想的没错,鸣镝的确来了,只是他并不打算在第一天动手,毕竟人生苦短,需要及时行乐。

        酒店客房中传来若有若无的喘息和呻吟,而房内的床上,两具躯体交缠着。只是被人压在身下的那个青年深蓝色的双目中却没有任何感情,相对应的他的喘息还显得有些生硬。那不是别人,正是鸣镝。他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那个人,的确……只是乍一看很像银,只是区别也很大。

       想到这里,他不自觉的替自己觉得悲哀。自从那次银在自己的面前自杀后他寻找的床伴就一直很像银,容貌也好性格也好。终于,压在他身上的那个人似乎也厌倦了过长的前戏,很不客气的强制让他打开双腿。胀痛感让他十分的不满,即便和银他也是在被俘的时候被迫打了媚药然后在被迫的情况下发生过一次关系。

       这不是次数的问题……不管之前和复数的对象上过床,但是他一直很不满这种感觉。只是现在他没有功夫继续想这种事情,因为很明显这次他的床伴是习惯了这种场合的老手,一波一波快感的冲击让他只能徒劳的发出放荡的呻吟和喘息。

       只能用这种方法来遗忘不想回忆的事情的自己……还真是让人恶心啊……站在浴室中,他任由温热的水冲刷着自己的身体。三天前他和陈刕还有安培他们打了个照面,只怕不需多久他是假死的这件事就会在警署内传开,之后他们继续追查下去也只怕不需要多久就能查出自己现在用的身份……然后他们就会联络到应该已经到达K市的另外一个“暗箭”,也就是他的教官马邑光。

       之后就是针对自己的扑杀行动了……虽然他有自信能从SIL警署的昔日同僚手中逃走,毕竟说到底自己在那里呆了一段时间自己是最清楚每个人的作风的,但倘若他们和最了解自己的马邑光联手的话……那自己还当真是插翅难逃。

       情况不妙啊,他关了水龙头擦干身体后穿戴整齐。自己所有的招数包括射击习惯都是马邑光交的,只怕自己射击时的小动作对方都一清二楚。为了冷静下来他点燃了一根烟,只是对方虽然擅长追踪只是自己连日来都非常小心因此马邑光要找到他还需要一段时间,只是最长不会超过三天。终于,伴随着呼出的烟气,他想到了一个方式。分别主动挑衅马邑光和SIL警署让两方面没有时间联手,尤其是马邑光,虽然这样会有些对不起他造就自己的恩情。但是现如站到了彼此的对立面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况且他故意改名“鸣镝”就是专门针对同学会的清理门户的条例,他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引出马邑光而作此行动。

       既然已经决定下来了那就事不宜迟,他叼着烟摸出了手机,想都没想拨通了一个突然不在联系人列表中但早已烂熟于心的号码。

       而在另一边,马邑光也在为如何追捕他口中的那个皇甫家的臭小鬼而头疼。毕竟那个小鬼是他一手教出来的,并且还是得到了他的真传的得意弟子,只怕现在不知道被磨练成了什么样的怪物……没想到自己居然有需要亲手果结他生命的那一天。就在他头疼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让他立刻提高了警惕。只是没多久,他就接了电话,毕竟来电显示让他不能犹豫。

    “许久未见,你还好么教官。”声音冰冷的可怕,但毋庸置疑,马邑光想都不要想就知道那是皇甫光,他口中的那个皇甫家的臭小子。“我长话短说,我在K市希尔顿酒店的地下停车场安放了两枚炸弹。我的目标现在就在顶楼的那个旋转餐厅内,我不在乎用别人的命买他一人的命。”

    “你疯了。”马邑光听到对方的话语后立刻打断。“一人做事一人当,你忘了我教你的么?”虽然这么说但他还是严肃的皱起了眉头,因为他很清楚,如果是这家伙的话,他绝对能做的出来。

    “对,我是疯了,而且是被M市背后一些人逼疯的。”电话中的他在笑着。“啊对了,忘了说一声别和那些人联系,我现在就能看到旋转餐厅中的场景,如果让我发现有什么可以举动那我会立刻引爆炸弹,如果你一个人去拆弹的话我倒可以给你一天的时间。”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抱歉了教官,虽然我并不会做出那么疯狂的举动……只是为了拖延时间我不得不对你说了谎。他皱起了眉头,本来他不打算在第一天就行动的,只是现在看来他不得不提前行动了。背上了背包,他并没有办理退房手续。倘若真有人追查到这里的话,那么没有退房记录的情况或许可以拖延他们的脚步。他走到了停车场,启动了一辆停在一边的黑色机车的引擎。钻小路走窄小的小巷,综合考虑机车的机动性都高于大部分的四轮车,现在自己是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无奈的,他的唇角出现了一个弧度。不过这都没有拉下他的速度,他戴上了头盔,检查了一下两边挂箱中的东西后跨上了机车,轰鸣着引擎离开了停车场。

       李志强今天心情有点不爽,说到底他是行动组成员,而行动组应该是出现于追捕犯人的第一线的……只是现在他却在警车内看着交警们做路障检查路过车辆,这着实算不上一件好差事。但也只是一瞬间,轰鸣着的大马力引擎特有的声浪抓住了他的注意力。很明显,在遇到排查的时候却将引擎操的那么狠对方的意思很明显——要强行闯过去。

     “你,系好安全带。”但是在副驾驶座上的谭栎扬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李志强提醒后就立刻发动了警车呃引擎。果不其然,就在他戒备的时候一辆黑色的机车冲过了检查岗撞飞了几个路障后轰着引擎大摇大摆的从他们面前行驶过去。“那个混账,居然超速了。”看起来李志强打算将怒气发泄到这个强闯安全岗的机车骑士身上。

     “强哥,那个人,我总觉的……”谭栎扬这样说着,其实他完全不是瞎说,因为他在前面那个疾驰的机车骑手的背影中看出了曾经的室友,皇甫光的影子。别再乱想了谭栎扬……皇甫光明明已经死了,被那枚炸弹害死的。转念一想他立刻将后半段话咽了回去,毕竟皇甫光殉职的事情警署的老同事都知道了,他的警章和照片都在殉职同事的纪念墙上,这绝对不会出错的。

       那家伙……直到最后一刻都是一个笨蛋,明明总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淡漠表情让人看不穿摸不透,结果却是个总喜欢将事情往身上揽的傻瓜。在最后都没有想过自己逃离,而是首先护着那些人质。

       只是谭栎扬的想法李志强并不知道,他只是一味的追逐前面那个超速的机车,只是骑在机车上的也不是什么好解决的人物。对方已经开始有意往窄小的路段上行驶,即便警车的车身在窄小也不如机车那般灵活,终于,伴随着李志强骂娘的声音,他狠狠地踩下了刹车。

 

与此同时

马邑光那里

 

     “所以,那小子是害怕我和K市警方联手才出了这么个笨主意么。”他看着面前空空如也的箱子,知道自己被骗了。“那个皇甫家的臭小鬼……不过话说回来,被他用这种方法骗上钩的我看起来也该退役了。”微笑着,马邑光从背后拔出一把M市的警用手枪插上弹匣后熟练的上膛。“那么在这之后,那小子应该就会亲自现身了吧。”

       的确,马邑光推测的没错,如果不是李志强的追赶,那么鸣镝也就是皇甫光应该已经到现场了,只是现在——

     “混账……该死的李基强!死Gay!”他在一个黑暗的小巷中怒气冲冲,啊对了。其实李志强早在多年前就在局子里被黑是基佬,谁较他总是自称“宇宙第一直男”呢。反正因为李志强的一通围追堵截,他的计划被完全的打乱了。现在没办法准时到达现场不说,连进行后备计划的时间都没有了。他不耐烦的一咂舌,重新发动了机车的引擎,看起来今天只能草草收场到第二天在进行第二次尝试了。

       固然有些并不算多严重的波动,警笛也响起过,但当夜姑且还算是有惊无险的度过。而那些社交名流的酒会也算稳妥的结束了,路边的小酒吧里依旧有人醉生梦死,但一切照旧,时间也在不紧不慢的流动着。

 

第二天上午

K市希尔顿酒店

 

       女性的尖叫声毫不留情的撕破了虚伪的安宁,同时也吸引了K市SIL警署布置在附近的警员们,伴随着一阵杂乱的脚步,很快陈刕,李志强和王韶青赶到了现场。M市警局副局长死了,被人一刀割开喉咙死亡。陈刕条件反射的感到反胃,但是现在并没有时间让他解决这个问题。下手的那个人很专业,知道怎么让目标快速死亡并且最省事,至少他知道割哪是最致命的。

      侍者……对了刚刚乘电梯上来的那个侍者!王韶青立刻反应了过来,他立刻跑到了阳台,不出他的预料那般,楼下那个阳台闪过了一个人影。

      只是似乎现状等不了他们出手了,一声清晰的枪响传入了在场所有人的耳朵,事不宜迟,他们立刻往传来枪响的8楼移动。

 

另一边

 

      马邑光右手持枪,枪口还在冒着屡屡青烟。新鲜的火药味充斥着那个房间,而在他面前的,是捂着腰部,鲜血不断从指间滑落的鸣镝。

      “许久不见了教官……看起来,您当真是要杀了我呢。”他微笑着,往后退去。这里是八楼,估算层高应该是两米五的样子预估高度20米,但是下面有一个泳池。现在自己无处可逃,唯一的出路只这样,况且枪声已经响起,估计很快SIL警署的那些人就会到现场。终于考虑完毕后他下定了决心,赌一把吧,活下来算自己命硬,死了只能说自己运气不怨不得旁人。

       马邑光知道面前的自己的学生会有所行动,因为自己认识的那个他并不是会束手待毙的那种人。只是在对方有所行动的时候并不是他预料到的,皇甫光直接冲向了阳台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仅仅几秒钟之后他就听到了什么东西落水的声音。

     “那小子,疯了么!”他跑向了阳台往下看去,果不其然他看到了上了岸的人一瘸一拐的离开了泳池。看起来这一次命运并没有站在自己这里,他释然的笑了笑,自己的学生成为了自己的对手,这是哀。只是那小子却能如此果断的舍弃掉犹豫做出应该做出的赌博,这是可喜的事情。就在他陷入沉思的时候,门口响起了脚步声,急促而杂乱的脚步声。马邑光的嘴角出现了微笑。“看起来我不能奉陪了,暂且退场好了。”

    “不许动!警察!”门被破开的那一瞬间,李志强大吼一声然后扫了一眼房间内部,里面早已空无一人,残留的只有在地板上的血迹。

      再一次,他们和他们所期望的真相失之交臂。

 

评论
热度(3)
  1. 具_Roll卷纸牌棒冰 转载了此文字
 
©具_Ro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