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_Roll

查看个人介绍

【全职 周黄】我就是想找个安慰啊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哦哦抱抱!!!妈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我养你这个梗真是百看不厌啊啊啊啊my小周怎么这么帅又可爱的呜呜呜呜!!!!!!太太让我抱抱呜呜呜呜周黄太棒惹!!!!!

CASA:

※我以后还是挑几篇过来放放,老家还是在点点



  CP:周泽楷 × 黄少天

  喜闻乐见退役梗(。

 

 

  黄少天杀到周泽楷家里的时候不早了,九点过了那么几分钟,黄少天也没仔细看,毕竟他又不是张新杰会对时间斤斤计较。只是给他开门的周泽楷嘴里正叼着一支牙刷满嘴泡沫,脸上写满惊诧,黄少天这才意识到时候不早了。

  「你要睡啦!」黄少天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显示,嘴里略带抱怨地念叨着,「这才几点呐你已经要睡了?真是好孩子,还是战队给你下了什么指示要你养精蓄锐?不过也是,你也不小了……」

  也不反省自己毫无预兆拜访的失礼,一上来就噼里啪啦甩出一个大大的文字泡,简直就是要把不礼貌这个词语演绎到极致似的。好在周泽楷不在乎这些,只是摇了摇头,不知是在否定他的哪一个问题。

  「你是说还不睡是吧,那好那好,我想跟你说个事。」

  嘴里喊着泡沫的周泽楷说不出话,虽然他平时也不怎么说话,但他没犹豫就侧身给黄少天让开一条路,示意他可以进来坐坐。

  黄少天盯着他嘴里的牙刷半晌,即使周泽楷沉默寡言,长得好看的脸怎样都是好看的,可他还是觉得这东西太碍眼了。

  「总之你先去把牙刷掉?」

  他还是忍不住说了这么一句,之后便熟门熟路地钻进周泽楷的家里,大摇大摆地在沙发上坐下,俨然一副他是这个家的主人的姿态。

 

  周泽楷看起来见怪不怪,去卫生间里终于刷完了他的牙。

  他会含着满嘴泡沫去开门是因为黄少天的一阵敲门实在太猛,风风火火的还附带语音攻击,丝毫不比操作夜雨声烦那阵气势要差,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仇家上门追债。

  周泽楷从卫生间出来后看见黄少天坐在客厅里发呆,视线所及之处的电视正在播放荣耀上一赛季的大盘点,正巧说到黄金一代也已不比当年,还把前几年已退役的叶修、韩文清等人拿出来回味了一番,就像是在做着什么微妙的对比,似乎是在暗示着他们也离离开荣耀这片天地的时候不远了。

  黄少天不说话,周泽楷也就一起坐在他旁边看电视,时不时回过头看对方几眼,觉着安静的黄少天太过反常,眼睛盯在屏幕上却好似不在看一样,眼里沉沉的,只能映出荧幕里闪烁出的微弱的光。直到镜头正巧播放出夜雨声烦被新人们击败的画面,黄少天像是大梦初醒般狠狠地震了一下,伸手便去够遥控器,不过周泽楷先他一步关掉了电视。

 

  「哦你出来了呀,怎么不叫我一声。」黄少天揉了揉眼睛,随后他摇晃了几下脑袋,软软的头发也随着晃动,周泽楷觉得他像极一只抖动毛发的金毛巡回猎犬。

  周泽楷苦笑,他就直接坐在他身边,这样也察觉不到嘛。

 

  「……怎么了。」他斟酌了一下开口,依然惜字如金。毕竟是对方找自己说事,他本事想对黄少天速速开口的,可他却摒弃一贯风格异常万分,周泽楷觉得有必要好好问一问。

  「嗯?哦。」黄少天应了一声,看起来还有些恍惚。「我从合宿地点里逃出来的,不过没关系,他们都不知道,我很小心。」

  真是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题。

 

  虽然要人完全理解周泽楷用仅有的字节表达出的庞大信息这点很是捉急,黄少天也不是江波涛,无法做到精确无误,可凭他的细心与他们的交情,交流也并不困难。通常情况下黄少天猜测周泽楷的意思并向他确认后,纠正更改,随后是他单方面的话唠,从某种程度上他们还算是契合,这两个南辕北辙的人也能愉快的聊起来,关键是两人都能很满足。

  只是今天这份长期蕴育的默契断开了,周泽楷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他还没见过如此在自己面前心不在焉的黄少天,黄少天总是洋溢着活力的,明晃晃的,像颗随时都在散发光与热小太阳,而不是像棵在日光下暴晒后萎掉的青菜。

  周泽楷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挽回一下才是,便朝黄少天坐近了一点,他刚张开口要说些什么,黄少天终于把第二个文字泡抛了出来。

 

  「周泽楷,你对退役这件事怎么看?」

  这下终于回归主题了。

  不过之前那段话也并不是没有缘由,时值夏休期,蓝雨恰巧决定在S市进行合宿集训,黄少天来周泽楷家前也的确发过短信问他家里有没有人在,并且得到了家中父母出去旅游的回复,于是黄少天二话不说就杀了过来。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交给说不出话的周泽楷难度更是上了一个台阶,更何况就现在的黄少天来说,退役这个话题实在太敏感了,堪比一枚定时炸弹。

  理所当然的,周泽楷愣是一句话也没说出来,可是脸上的表情明显开始堆积起急躁。

  「最近几天我可倒霉了,说出来肯定吓你一跳。」但是显然黄少天看来也没对他寄予太大的希望,自顾自地说了起来。「集合那天我闹钟坏了睡过头,结果差点没赶上飞机,前几天在小巷里迷了路,手机也坏了,身上的钱不够打的回去,走了三个小时终于摸回了合宿四点,大概有两次被自己的鞋带绊倒,被鸟屎砸中,钥匙被锁在房间里,今天训练时一直被瀚文打压……呸呸呸那个死小子翅膀硬了开始给我目中无人了本少还没凄惨到要他同情的地步我真是气得要死这都什么事啊祸不单行也不是这样一起来的吧你说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嗯……」的确是够倒霉的,周泽楷露出稍显同情的神情。

  「最近都在说黄金一代都不行了,真是放屁,本少还能再战个好几年呢!」

  「嗯。」周泽楷又重重地应了声。

  越说越气的黄少天也不在意对方是什么反应,间或着几句愤怒地咒骂,随后又像是气被泄掉的皮球瘫软下来。

  「不过我也没有那冥顽不灵,没用的老东西是会被人讨厌的,我也觉得是该考虑考虑这个问题,毕竟跟以前比起来的确是不行了,但我还不想离开荣耀呢,然后我就在想退役的前辈们都这心情么,太难受了,难受得我想要爆粗口。」他皱了皱鼻子,缩了缩脖子。「话说你这边怎么有点冷,空调开几度呢?」

  周泽楷麻利的就拿起遥控器滴滴滴,不得不说的是,他不会说话,但是行动上总是很体贴。

  这几天黄少天脑子里一直在想着这些事,他本身就是个藏不住话的人,就算是心情再低落他也认为只要说出来就好,不过该忍的时候他还是特别能忍,毕竟身边还真没合适的人选让他吐苦水。

  喻文州作为和他多年搭档的队长,黄少天觉得他无所不知,他肯定是察觉到了自己的想法,可毕竟他们的处境相似,他也不愿意提及这个影响到整个战队的士气,所以他们各自心照不宣;作为有经验的前辈,魏琛和叶修似乎是不错的选择,可想让他对着叶修低声下气黄少天是死也不情愿的,魏老大更是让他觉得像是在揭别人伤疤;苏沐橙?细腻的女孩子总是会安慰人的,但是不行,她可是和叶修一伙的,要是被知道了肯定会被嘲笑;张新杰、肖时钦等人也没到吐露心声的关系。

  最后想来想去他还是觉得周泽楷最靠谱。自从他们一对一开始PK成功起,慢慢的潜移默化关系就开始好起来了。周泽楷比黄少天晚出道一年,目前还很被大家看好,更何况他无与伦比的商业价值,退役这种事情肯定还不能烦恼到他。不过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很安静,此刻的黄少天无非就是想把自己的心里话都好好掏出来说一遍,若是在他面前,即使是把最脆弱的一面暴露出来,也不会被嘲笑或是不尊重。黄少天知道,他每次和周泽楷说话的时候虽然得不到太多的回应,顶多只有「嗯」或是点头摇头的动作,可对方总是注视着自己,眼里亮亮的,似乎能够映出自己的影子。黄少天觉得他是在认真听自己说话的,即使都是些琐碎的小事。这是一种至上的尊重,这样的态度让他异常安心。

  「啊,我也不是要你发表什么特别的意见。」黄少天这才想起要和他解释一下,「估计要你说也说不清个所以然来,其实吧,我想来想去觉得大概自己就是想要个安慰,或者其他什么鼓励的话,不过正常人这个时候都会拼命安慰我吧,不不不我也不是特地向你来求安慰的,也没指望些什么,别露出这个表情周泽楷,像是我愧对了你什么似的,要不然我也不会来找你了。」

 

  周泽楷这才意识到黄少天是在不安。

  周泽楷第一次见到黄少天当然是在比赛上,他坐在轮回的选手席遥望蓝雨的选手席,一眼就看见了黄少天,他是那么显眼又附有标志性,嘻嘻哈哈地和队员们一阵打闹,随后被一旁的喻文州一句话给拦下,安静端正地坐好。那时的黄少天已成为了蓝雨的核心,虽然他还年轻,但是还是能够看得出大家对他的信任与依赖,他看起来那么可靠又精神,一出场就能给周围散漫阳光,耀眼极了。

  周泽楷看着现在坐在他身旁的黄少天,因为刚才喊冷所以把自己缩起来,现在看起来又缩紧了一点,看起来小小的,就如他说的,将脆弱的一面暴露在自己面前,他感觉心中一阵悸动又隐隐作痛。

  他想了一会儿,随后对着黄少天张开了双臂。

  「……干什么?」黄少天不解地看着他。

  「抱。」周泽楷说,看黄少天半天没反应以为自己没表达清楚,便歪着脑袋再加了一个字。

  「抱抱。」

 

  黄少天哈哈大笑。

  「啊抱歉,我不是嘲笑你啦,你是在想安慰的方式不是?不过这个,怎么说呢,哈哈哈有些微妙,抱抱什么的几岁的人了你不害臊么哈哈哈!不过我该表扬你很有进步,真是了不起,了不起。」

  方式不对么?周泽楷真心是在找让他精神起来的方法,也就不管害臊不害臊了,事后想起来是有些不对劲。周泽楷小小地红了一阵脸,不过看他笑了起来,也没觉得哪里不好。

  太好了,又变回了原来的那个他。周泽楷不由自主就伸出手来摸了摸黄少天的头发,突如其来的举动反而让黄少天不自在起来了,他止住笑声,感觉对方手心的温度透过发间渗透进他的身体,暖呼呼的。他差点舒服得忘记打开对方的手,就这么迷迷糊糊地被他摸了一会儿,直到对方自动离开,他还有些依依不舍。

  知道这是周泽楷向他表示关心的方式,即使看起来有些不大不小把自己当成了小鬼对待,他还是宽容的。

  「谢谢。」黄少天说,声音有些沙哑。

 

  但是他的心情好起来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他觉得自己这次的决定真是太正确了。既然不再纠结,他开始跟周泽楷打起哈哈。

  「不过你说,我要是退役了还能长得到工作么,像我们这种将青春都献给了电竞的,整日宅在家里只会摆弄电脑的人,出去了还能做些什么啊……虽然储蓄还真是多,不过总有一天会花光的你说是吧。我觉得你要是以后退役了继续去当当平面模特也不成问题,要你演戏的话就麻烦了。」

  周泽楷静静了听他说了一会儿,然后低下头像是在思考什么事,等到他再抬起头来,黄少天接收到认真直视的视线。

  「我养你。」三个字说得格外用力。

 

  黄少天觉得自己有些脑子短路了,等到他重新接上线,他才知道这是在回答他退役后找不到工作怎么办的问题。

  黄少天又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别闹,这个玩笑真有意思,周泽楷今天你逗我开心的本事不错啊,本少太欣慰了,不过这种话不能随便乱说等你讨老婆的时候说比较好,啊难道是你们队的方明华跟你讲的他追女人技巧么,哇靠又拉仇恨呐!」

  「真的。」周泽楷一脸不解,更像是在失落,只是又忙补了两个字。

  「真的别闹了,再说你养得起我么而且是两个人呢,你的身价不过……」

  黄少天噤声,想想他赚到的钞票,虽然他还没到嫉妒的程度不过还是相当可观的,而且毕竟周泽楷也不是随随便便讲笑话的人。

  黄少天笑不下去了,严肃地回望他。

  「真、真的?」真没出息,他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周泽楷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

  「喜欢你。」他接着说,话比以往都要多。「很早以前。」

 

  黄少天感觉自己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就像是一团烟火在他脑内绽放,特别精彩又绚烂,完了之后就什么都没剩下。

  他们之后安静了好久,周泽楷就一直在等着,不急不躁,那股耐心许斌都得向他致敬,直到黄少天再开口。

  「我……」向来话唠的黄少天却卡壳了。

 

  周泽楷伸出手来去试探黄少天放在沙发上的手,碰触上的时候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可也没收回,周泽楷便放心地将掌心覆了上去。他的手心很烫,那滚烫的温度像是把黄少天整个人都点燃了,燎起的星原之火顺其而上飞速地蔓延而开,烫得黄少天喉咙直冒烟,一个字都快说不出来了。

  不过周泽楷顺势朝他靠过来的时候,他还是做了一下阻挡。

  「干嘛?」

  「吻。」依旧简单易懂可怎么就是直白得那么让人害羞呢,他为什么就不感到羞涩呢。

  「等、等等。」黄少天觉得自己今天像个结巴。

  周泽楷微微蹙眉,眼角又透露出几分失落来。

  怎么拒绝他?!黄少天想啊想想啊想,他觉得没辙了。

 

  「我先提个要求好吗。」黄少天舔了舔嘴唇,声音涩涩的。

 

 

  「合宿地点有门禁,让我过个夜吧。」

 

 

 

  Fin

 

 

  作者要说:

 

  其实最初只是想看黄少低落让小周安慰他的戏码……结果写了那么多。最后演变成我一定要让小周说出「我养你」这般执着的地步……也不知道这样好不好……(缩起来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好开心啊……我无憾了。

  周黄真是太可爱了,我简直每天都要被他们萌得失血过多呜呜呜呜呜呜现在简直想出去跑圈!!!!!!!!

  感谢能够看到这里的你!大概有蛮多BUG的能够不嫌弃真是太好了QAQ


评论
热度(34)
  1. 具_RollDimenticato Ruolo 转载了此文字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哦哦抱抱!!!妈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我
 
©具_Ro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