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_Roll

查看个人介绍

【刘卢刘】卢跳跳和刘飞飞

妈呀看到最后窝窝···········窝··············・゜・(ノД`)・゜・。【感动哭惹

胃之星:

卢跳跳和刘飞飞




刘小别,不,刘飞飞是劲舞团界响当当的人物。

他还是十字消除棋、宝石迷阵、开心农场、QQ连连看……嗯各种各样低龄游戏界的大佬。刘小别称之为手部活动操。



刘飞飞在手部活动操世界里其实不叫刘飞飞,年纪小一时不察,取得大号Fly Fly Liu,江湖人称苍蝇哥。

刘飞飞有一个死敌叫做卢跳跳,卢跳跳也不叫卢跳跳,卢跳跳用户名Jump Jump Lu,人送雅号跳跳撸。

苍蝇哥和跳跳撸是手部活动操世界里的一对好冤家,准确地说,是前辈刘飞飞一直被卢跳跳追着PK,刘飞飞一点都不想的。



刘飞飞觉得卢跳跳是一个神奇的对手。

神奇在于百折不挠,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刘小别开脸书的时候,一连收到几十个游戏邀请,点开统统是卢瀚文,还在他留言板上连刷一版PKPKPK。

刘小别忙着回好友申请,点完也不理他,到游戏页面挑了最热门的几个装上了。

卢瀚文委屈得短信轰炸他:“前辈为什么不和我玩?”

刘小别看了看首页卢瀚文新分享的一连串“中世纪决斗礼仪”、“如何战胜对手”、“毛利斗舞”巴拉巴拉巴,去打了个水才回复他:“你挑的游戏不好。”

卢瀚文喜欢暴力系的游戏,只玩速度取胜型的刘小别对他的品味实在不感冒。



卢瀚文从善如流,立刻跑去装刘小别在玩的游戏,刘小别早上起床,首页全是“Jump Jump Lu在XXXX游戏XX关击败了你”,“Jump Jump Lu在XXXX游戏送你一个生命”。

这个号加的熟人不多,去食堂许斌正和高英杰对坐喝豆汁,看到他就啧啧:“小孩子真难搞。”

刘小别拿两个焦圈,一边分一只手扳回失地,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敲得飞快。



刘小别注重实绩和效率,不搞发战胜布告那一套。

这也能触到卢瀚文,午休的时候又一串短信发过来:“前辈你只当我是小孩子。”

“我是认真认真认真认真认真认真的。”

“有罚写一百次名字那么认真。”



两人刚在职业选手群里打招呼的时候,卢瀚文就说:“刘小别前辈的名字真好。”

然后哭诉被小学老师罚写名字的悲惨经历。

“等我能拿身份证,就改名叫卢一一。”

剑客流云这样信誓旦旦。刘小别听得好笑,这是哪里来的小学生。

卢瀚文每次签名都签得苦不堪言,刘小别见过他的字,倒是挺认真,特别用力,又大又剑拔弩张的三个字。



刘小别敷衍他就说:“你很强了。”

卢瀚文特别高兴:“那前辈和我PK。”

反正绕过来绕过去都要PK。

卢瀚文成天跟着喻文州和黄少天耳濡目染,倒没学到半点滑头,特别直来直去,看似好忽悠,被咬准了却怎么都甩不掉。



刘小别只好说:“我有事情。”

反正有各种借口,他也不费心装得像,卢瀚文听久了也会开窍:“前辈你是觉得我不够资格。”

他又说:“但我每天都在变强。总有一天会比谁都强,然后你就会答应我了。”

说得挺有志气,刘小别简直都要生出点愧疚之心,结果第二天还是被卢瀚文刷了一屏PK。



卢瀚文也有在认真更新大号微博,像被布置回家作业小学生,每天写今天做了什么,吃了什么,队长说了什么,学到了什么,评论转发里全是揉揉揉揉。

也会写:“今天刘小别前辈没有和我PK。”

“今天在XXXX里面被刘小别前辈打败了。”

“今天刘小别前辈没上线。”

“今天郑轩前辈说刘小别前辈其实想和黄少PK。”

“我有点难过。队长说要化不甘心为力量,我现在有十倍力量,可以变身超级赛亚人了。”

大家一边揉揉揉他一边@刘小别欺负祖国花朵。



刘小别把祖国花朵作为关键词屏蔽了。想了想,又把小学生屏蔽了。

他看到附近小学初中放学都怕,觉得是好多个好多个卢瀚文。



但其实卢瀚文没那么小,刘小别也没那么大。他也只不过在卢瀚文前面一点点的追求拉风、觉得自己特别成熟的阶段。

喻文州看过卢瀚文的微博以后告诉他要化不甘心为力量。黄少天则是嚷嚷着要找回场子。

“这小子,全明星时候公然挑衅的帐还没算。”

黄少天当即开了一个脸书小号加Fly Fly Liu好友。刘小别这个号只是开着玩,基本来者不拒。结果当天就被刷了一版“Rainingraining Huang Fan Fan在XXXX游戏XX关击败了你”。



这如出一辙的作风和特立独行的名字,真相简直昭然若揭。

一模一样的低成本挑衅,刘小别却被激起斗志。这游戏除了手速之外,运气和机会也相当重要,对手换成黄少天,刘小别刷回去就没那么容易。

刘小别发站内信息过去:“PK,修正场2,房间1028。”

Rainingraining Huang Fan Fan不紧不慢地跳着关卡和他拼低龄游戏,只回:“dui bu qi wo bu hui shuo zhong wen.”

黄少天消遣起人来是一把好手,他最拿手抓时机,废话没完没了,还能换着拼音广东话三脚猫英语和Google翻译讲,活活能气人半死。



刘小别和他磨了半晚上,第二天起来才发现卢瀚文给他的连环道歉加解释:“黄少他不高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黄少他其实人很好,他话虽然多一点,但是一直都很好人。”

云云云云,刘小别看了,按按黑眼圈,回卢瀚文:“没关系。”

这次卢瀚文的短信过了好一会儿才来:“嗯。”



卢瀚文最近好像心情低落。

喻文州感觉到了,黄少天感觉到了,微博上的揉揉党感觉到了,连刘小别都感觉到了。

Jump Jump Lu一个礼拜多没刷记录了,刘小别一个人手部活动操做得开心,但是也有点不习惯。

去看卢瀚文的微博,还是今天做了什么,吃了什么,队长说了什么,但是莫名有点无精打采,感叹号都变少了。

而且@刘小别的频率直线下降。

大家纷纷猜测是刘小别欺负祖国花朵。

许斌都好奇:“你终于把蓝雨的小尾巴甩了?”

刘小别唔一声,没说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其实有点郁闷,然后变得几乎有点生气。卢瀚文莫名其妙就好像变了个人,刘小别还试着发过他游戏邀请,他接受了,但是没去玩。



莫名其妙,简直莫名其妙得要命。

许斌说:“小孩子嘛,大概找到别的事情玩了。”

他这么说,刘小别反而心情更糟糕,脸书上逮到Rainingraining Huang Fan Fan就刷得更狠。黄少天好像觉得他调戏起来没有以前好玩,竟然发个信息过来:“修正场4,房间2014,PK。”

刘小别被杀倒得毫无悬念。

还要接着挑战,黄少天没接受,说:“你比上次强。”

上次是和蓝雨对战的一次,团队战,微草输了。刘小别忍不住咬牙:“下次就赢过你。”

黄少天嗯一声说:“你进步得挺快,”但还不忘臭屁:“要赢我还远。小朋友别只学会放嘴炮,总有大人是你赢不了的。”



刘小别想的和他正好相反。他还有大把时间,他的职业选手生涯才起个头,他觉得自己谁都能战胜。

他像是站在半山望着峰巅,他知道自己总会到那里。

然后呢?

刘小别不是想那种事情的年龄。



再过几天卢瀚文又来给他发战书,好像什么事都没有过一样继续刷他记录给他发短信,这回换成刘小别不理他了。刘小别在微博上把卢瀚文拉黑了,过一阵去看卢瀚文的主页,照样在@他不误,但是没再像以前一样连环短信过来问“刘小别前辈为什么不和我玩”。

谁要和小孩子玩。

刘小别狠狠地想,没长性,烦得不得了,还动不动找大人。

他自行忽略了卢瀚文根本没他想的十分之一糟糕。



最不公平的事情是旁观者反而觉得是卢瀚文比较委屈。

揉揉党纷纷指责刘小别伤害祖国花朵,伤害完了还置之不理,罪行简直罄竹难书。

刘小别把卢瀚文也当做关键词屏蔽了。

不止许斌,连王杰希都顺便问过他,不过王杰希是从未来敌手的角度考虑,没两句又扯到高英杰。

“队长,我和英杰能行的。”刘小别打保证,高英杰点点头。



圣诞过了又到全明星赛。这一年在Q市霸图主场,微草前脚到,后脚才发现蓝雨订了同一家宾馆。

“哟,”这么拖腔拉调,随时欠揍的人肯定是黄少天,他拉着行李箱就举起手,“好巧。晚上吃过饭要群殴不?”

微草没人理他。王杰希和喻文州寒暄,握着手,眼神来去都像能撞出火星,不动声色互捅刀。黄少天丢下行李箱看到刘小别站在后面,伸手敲了敲卢瀚文的背。

“呶。”

卢瀚文厚外套围巾裹得圆滚滚蹬蹬蹬跑过来,眼睛亮亮的喊:“刘小别前辈!”

戴着手套就要握手,反应过来要摘,刘小别干脆地逮着他手握了握。

他还不至于当面不理人,说:“你好。”

然后就好像没什么话好说,卢瀚文看着他,挠挠头,被黄少天拖走去拿房卡了。

他被黄少天像件行李一样直挺挺拖着还要喊:“刘小别前辈,晚饭——”



晚饭都是在宾馆餐厅里吃的。微草蓝雨离得挺近,虽然暗暗较劲,还免不了要打打招呼。

卢瀚文一直找机会往这边跑,完了被黄少天一只手拎给刘小别:“你们微草等会要去逛街不是?带个人呗,小卢早上不吃蛋奶星星就起不来床。”

他说得眼不眨气不喘一点没不好意思。

周桦柏问:“就他一个?”

“还带我啊,”黄少天亲身诠释何谓羞耻心全无,“我早上要吃小鱼饼干。”



去了附近商场里的超市。黄少天还真的一本正经买了小鱼饼干,出来其他人要去旁边音像店挑碟片,他捉着卢瀚文还有高英杰指下面一层电玩游戏城:“我申请拐卖儿童。”

王杰希眯起一只眼睛看着他,几乎能把他穿个洞:“就一会儿。”

黄少天就带着他们去了。

刘小别也一起。黄少天带着高英杰要教他玩射击游戏,刘小别只在入口附近玩投篮机。卢瀚文想要找他去打格斗游戏,犹豫了几次都没开口。



旁边抓娃娃机那里一个小女孩抓轻松熊,抓了好几次都没抓到,哇一声就要哭起来。卢瀚文自告奋勇去帮忙,抓了一只,结果不是人家想要的,小姑娘嘴一瘪,又要开始嚎。

卢瀚文几时见过这阵仗,正手忙脚乱,一只手按过来,刘小别投了币说:“我来。”

他抓得轻轻巧巧,把小姑娘打发走,又捡起地上那个不受欢迎的背带裤轻松熊给卢瀚文:“你的。”

卢瀚文抓着那个熊看了一会儿。

“我不是小孩子。”他不太高兴地说,把熊脸也拉得垮下来。

刘小别看他鼓起一边腮帮就撇嘴:“身份证拿到了?”伸手把熊挂到他臂弯里。

卢瀚文迷惑地看着他,像是努力在想什么,然后又没想出来。



卢瀚文跟他说:“对不起。”

他巴拉巴达一通竹筒倒豆:“是我不对!我之前不是故意不理前辈的!前辈的消息我都有看,但是不知道要说什么……我早就知道是我自己不够厉害,队长说什么都要自己争取,我知道,但是有时候还是很难过……”

刘小别看着他:“难过什么?”

卢瀚文说不出来了,他摇摇头:“……不知道。”

过一会儿才拉住刘小别的衣服:“前辈你不理我,我就很难过。”



他就这样拉着刘小别低着头站了几分钟,刘小别看着他头顶发旋,沉默了很久才开口。

“我不理你,你就要这样一直拉着?”

卢瀚文立刻缩回手,说着“我不是……!”抬头望他,愣了一下才发现不像是生气。

“前辈你好少笑……”他愣愣地说。



回去路上黄少天改成拖高英杰,一路都在单方面布教“我跟你说这种时候就要瞄准这边打哎没错吧看看看这样这样这样”。卢瀚文小跑跟着刘小别,出来时他自己围的围巾,乱七八糟裹住脑袋。等红灯时刘小别朝他招招手,让他过来重新系了一次围巾。

卢瀚文站在他面前比划了一下距离,说:“我好像长高了。”

他把手往下比比刘小别的胸口:“上次到这里。”

他呼口气:“要是能再高一点,像是前辈一样高……”

刘小别捏捏他手,拉他过马路,绿灯已经在闪了。卢瀚文没听到,但是他说:“嗯。”



总会有那个时候的。



卢瀚文的新微博是坐在显示屏旁边的轻松熊。

他还特别认真地分享了喻文州的新语录,是拿笔抄了一遍才记下来的。

“队长说,大家都在向前走,但是有人在前面,有人在后面,有人走得早一点,有人走得晚一点。能肩并肩一起走的时候总是很少。有些时候,是一个人从后面赶过去,但也只有擦过肩膀一下而已。”

“因为不是所有人都能一起走。只是早一点,晚一点,快一点,慢一点,就没法一起。”

“他说可以做的就只有在能并肩的时候格外珍惜。”

“但我想了一下,要是我在后面,我一定会追上去,要是在我后面的那个人想要和我一起走,他也应该要来追我。”

“队长说不是这样,但我觉得就是这样。要是那个人很重要,我一定会追上去。”



刘小别关掉了浏览器。他停了一会儿,给卢瀚文发了条短信:“房间1048,密码一样,来PK。”







评论
热度(143)
 
©具_Ro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