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具具

查看个人介绍

向流星许愿★

此文为试阅(之一?)

架空清水向

我也不知道怎么称呼的自创paro总之和星星啊超能力之类的有关【抱头鼠窜

OOC大概可能应该有···(。

谢谢大家捧场QWQ

如果能接受的话请

↓↓↓↓





>>>>★

  

  

  

       鸣狐不太记得自己是怎样来到这个地方的了,记忆就像被人折了一折又一折而后飞向了空中不见的纸飞机一样,连痕迹都摸不着。陪伴自己的只有喜欢盘在肩头有些吵闹的小狐狸,除了日食三餐和必要的运动之外,所剩无几的乐趣就是躺在宽广的草原上凝视夜晚浩瀚的星空了。久而久之,鸣狐也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好像他就是诞生在这儿似的。

  

       每当夜晚鸣狐躺在草丛中数着天上的繁星时,小狐狸总会识趣的去别处玩耍,鸣狐也不会觉得孤单乏味什么的,毕竟在他眼里,这儿没有什么比星空更美的事物了。可是到了冬天,与星星们的幽会就是快乐而短暂的,夜晚骤降的气温使鸣狐不得不提前回到舒适的住所。小狐狸这时便悄悄攀上肩膀温暖他回程的路。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久,直到有一天小狐狸踩着时间回到鸣狐喜欢的那个观星点,却发现它的主人正被一团非常明亮的‘火’包围着,可他却一动也不动的捧着某样东西。小狐狸尖叫着扑过去,还没等它咬住鸣狐的裤腿往外拉,那团火焰便从里向外消散开了,取代的是他手中呼吸一样发着微弱亮光的一对铃铛。鸣狐将铃铛举到眼前轻轻抖了下绳子,伴随着清脆响声溢出的是星星碎屑般的光芒,光团围绕着铃铛流动了一阵子便逃似的嗖的窜回了天空。看见这般奇景,连小狐狸都张大了嘴巴,鸣狐眯着眼盯着那道光的终点看了一会儿,又抖了下绳子,铃铛依然发出了清脆的声音,但是这回什么事都没发生了。他叹了口气,将从天而降的礼物随意地塞进了口袋,抱起了还在呆滞状态的小狐狸,慢慢悠悠的走出了草原。

  

  无视了小狐狸一路上的上蹿下跳,按时踏进家门的鸣狐也不顾它的抗议,将其中一只铃铛挂在了小狐狸的脖子上,另一只系在自己手腕上。对着镜子比了比,鸣狐满意的眯起了眼睛,带着笑意对正害怕得不知所措的小狐狸说了句:“好看,别摘。”就迈着轻快地步伐准备洗漱去了,留下小家伙独自看着镜子愁眉苦脸。

  

  

  

  当世界都陷入美梦时,夜空突然划过一道流星,虽然一闪而逝但却在草原引起了骚动。风抹动了草尖带着它们起舞,就像有双无形的大手拨开了通往草原尽头的路,片刻之后又恢复了原样。而睡梦中的一人一狐却完全没有发现腕间和脖子上铃铛不自然的震动,安稳的睡到了第二天天明。

  

  

  鸣狐在清晨窗外透过的光中翻了个身,不出意外地摸到了小狐狸软软的尾巴毛,满足的抱过来想再蹭一会儿懒觉,却发现手感不对。尾骨呢?小狐狸?被吓得猛地坐起身的鸣狐发现自己正抓着银白色的某个人的头发,顺着看过去,某个不速之客正撑着头侧躺在自己的旁边。那种有点不满又充满无奈的眼神实实在在的吓到了鸣狐,他退到床尾又跳下床,好不容易摸到墙角的一根木棍便立刻戒备的举在胸前。见那人没有反应,半天又不见小狐狸的身影,他只好磕磕绊绊地开口询问:“你……是谁?”看见那个男人无声地整理了下自己的长发又向他走来,鸣狐威胁样的横了横木棍,“我的,狐狸呢?”

  

  “我名为小狐丸。”男人在鸣狐面前三步站定,而后又有些苦恼的皱了下眉头,“你的狐狸的话……唔,他有些太吵闹了在下就让他暂时安静了一会儿。”只见那位自称为小狐丸的高大男子打了个响指,空气像被扭动压缩般出现了波动,还没等鸣狐看清楚,小狐狸就突然出现然后呜哇啊啊的扑向了鸣狐:“鸣狐啊啊啊你终于看到我了呜呜呜————”回到熟悉的肩头,小狐狸冲着面前眨巴眨巴眼的男人嚷道,“呀呀小狐丸大人!虽然您给予了我能与鸣狐正常沟通的能力,不过为何您要把我关在他所看不见的地方呢!呼呼,这可真让我生气。欸?鸣狐?鸣狐不要紧吧?鸣狐————”

  

  望着肩头突然会说人话的同伴,鸣狐不知所措地愣了好一会儿,以前小狐狸虽然不会说话,但是鸣狐总是会知道它的意思的。现在因为那个男人……好吧因为小狐丸,小狐狸能清楚的表达它的想法了,在颈间吵嚷着的声音有了超越物种的改变,让鸣狐不知是应该高兴还是怎么的。试探着伸出左手去摸了摸小狐狸的头,换来的是与往常一样的触感和完全不同的叫声,鸣狐感到很新鲜。不过他也没忘记眼前这个大麻烦,抬头瞟了一眼正环顾着四周还不忘用余光观察自己的大个子,鸣狐踌躇着开了口:“我是鸣狐,这是小狐狸,你……来干嘛?”

  

  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小狐丸笑了出来,端详了下鸣狐有点窘迫的脸后他抬手指了指对面一人一狐身上的铃铛,道:“能否归还在下的东西呢?小狐我需要用它回去。”

  

  “回去?”鸣狐重复了遍,还没等他说完,小狐狸便抢先发话了:“莫非昨晚那颗流星和小狐丸殿下有关?呀呀这可是大发现呐!想必您的法力也是因为这铃铛吧!想不到小小物件居然有如此大的力量!”和昨晚简直判若两狐的小家伙全然不顾小狐丸的请求,爱不释手的摆弄起了脖间的小挂件。

  

  “同理,虽然我名字里有小,但是很厉害!”小狐丸见小狐狸没有理睬他的请求,有些不满的动了动手指,似乎是想再把小狐狸关起来一样。

  

  “咿呀咿呀小狐丸殿下您不说我还真是忘记了呢,为何您要躺在鸣狐和我的床上呢?那么大的个头要是把床压塌了那可如何是好,明明旁边有椅子的呢!”小狐狸不甘示弱的摇了摇尾巴说道。

  

  “那是因为……”鸣狐看着面前突然语塞了的大个子抓了抓头发很小声的嘟囔了什么,对这个问题挺感兴趣的歪了歪头:“因为?”

  

  “啊啊……因为在下突然有点困,对,就是这样。”见小狐丸并没有想告诉他原因的意思,鸣狐也就不继续往下问了。小狐狸还有点不满,本想接着抬杠,但看到主人没有继续的意思了也只好作罢。

  

  两人一狐僵持了一阵子,鸣狐见早晨都快过去了一大半,小狐丸看起来也没有恶意的样子,他有些无趣的放下木棍活动了下手脚,将手伸到小狐丸眼前道:“这个,”鸣狐指了指手腕处的铃铛,“你要用这个回去?”

  

  “正是。”小狐丸看着鸣狐转身踮起脚将木棍放到高处并开始更换衣物便退出去在外屋回答他。

  

  “回哪儿?”鸣狐穿戴整齐后拉开了柜子的最下层的抽屉,里面放着一张黑底金色勾边花纹的目下颊甲胄和一对勾玉耳饰。有些怀念的勾勒了一下甲胄的弧度,鸣狐听见小狐丸说出了那个地方:“在下居住的三条星系。”

  

  像是触动了哪根神经似的,小狐狸看着拿着甲胄正准备戴上的他手臂不自然的抖动了一下,它有点担心的抬头望着鸣狐。鸣狐则摇摇头,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小狐狸心神领会地点了点头。

  

  “咿呀————让小狐丸大人久等了!”再次出现在他面前的人换了一身装束,不过最显眼的还是脸上金色勾边的甲胄。不过让小狐丸在意的是他所穿的蓝白相间的制服,总觉得很眼熟……

  

  还没等他细想,鸣狐在他眼前比了个数字三,道:“我有问题。”随即小狐狸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小狐丸大人,鸣狐有三个问题想要问您,并不是不把宝物还给您喔,还请您如实回答。”

  

  这不是威胁嘛,我又不是打不过你们……“喂喂你们要干嘛!”看着对面正准备把摘下来的铃铛放入茶水里的两只,小狐丸大叫道,“那个可是很精密的飞行器!不在我身边可不能碰水!”

  

  “噢……飞行器?”脸面上露出很遗憾的表情其实计划得逞了的鸣狐学舌了一下这个新名词,又提了提绳子,“可以飞?”

  

  “是的,在下就是用这个来穿梭在各个星系之间的,不过那天出了点故障所以紧急降落在你们这儿而已。说起来你的星星还真是奇怪,像有屏障似的怎么走都会回到这里……”不知不觉回答完了第一个问题的小狐丸苦恼的挠了挠自己的头发。

  

  “呀呀小狐丸大人不用烦恼,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话说回来三条星系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我们都没有离开过这儿,这颗星星上好像什么也没有,鸣狐也对外面的世界很感兴趣呢!”

  

  “哈哈,你们这个偏远的地方当然比不上我们那儿,三条星系可以算得上是已发现的历史最久远的、规模最大的星系了。现在由在下和另外四位共同管理着,当然附近还有其他比较大的星系,不过比起我们来……”突然想起来什么的小狐丸止住了话语盯着鸣狐的衣服锁起了眉头。

  

  这件制服的样式……如果没有记错的话,确实是粟田口的上级管理者才会有的款式。回想起了粟田口星系,小狐丸苦恼地捻了捻眉间,最高管理者一期一振出行总是会被他的藤四郎弟弟们护着,有一次只是想上前打个招呼自己就被小朋友怒瞪了……虽说粟田口星系管理者数量众多,但是年长的应该只有一期一振一位。这个偏远荒凉的地方居然有粟田口管理者居住,却好像什么也不懂的样子,有点奇怪……

  

  瓷质器具相交的声音拽回了小狐丸的思绪,回过神来鸣狐已经准备好了食物,对小狐丸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便自顾自地开动了。当他有些尴尬地想是接着介绍三条星系还是选择先吃早餐,目光便被桌上的油豆腐吸引了。

  

  “唔哦,原来你也喜好吃这个……嗯嗯味道真不错,好久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油豆腐了。”小狐丸对鸣狐有些刮目相看了,同为男性,至少小狐丸是从来下不好厨房的。

  

  当然赞叹归赞叹,他还没忘记自己的飞行器在对方手上攥着呢,小狐丸挺担心他会问出啥不得了的问题来……

  

  填饱了肚子,小狐丸接着简略地科普了下三条星系及其他几个大的星系,在提到粟田口时他还特别留意了鸣狐的反应,可是并没有看到预料之中的警惕或是怀念,和听到其他星系时的反应无二。倒是小狐狸对他投来的目光吐了个舌头,这下小狐丸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最后一个问题啦!小狐丸大人听好咯!回答完毕我们就可以把飞行器还给您了!”在小狐狸兴致勃勃地想发问时,鸣狐先一步出声了。

  

  “小狐丸,想回去吗?”那双金色的眼凝视着小狐丸,却不带任何疑问的色彩,鸣狐早就把答案了然于心了,最后这个问题只不过是一搏而已。

  

  “想、想啊。”小狐丸被他看得有点发憷,“在下一开始就说了的,需要用那个‘铃铛’回去。”他善意的提醒道。

  

  一旁蹲着的小狐狸有些坐不住了,先是在鸣狐脚边转悠了几圈,再用爪子拍了拍鸣狐的裤腿。在听到鸣狐轻声道出“请带我离开这儿。”的时候小狐狸再也忍不住了,几下跳上鸣狐的肩头大声嚷道:“这可不允许!鸣狐难道不是这颗星星的主人吗!怎么可以擅自离开呢?!这、这、这不就和私奔一样了嘛!和说好的不一样!”

  

  本来听到鸣狐的请求就够惊讶的小狐丸这回是真的被惊吓到了,他瞠目结舌地放下了险些泼出来的茶,有些找不到重点:“你们……说好的是怎样的啊?”

  

  “当然是问个非常刁难的问题让小狐丸大人答不上来,然后飞行器就可以归我们了,小狐丸大人也可以唔————”话还没说完小狐狸就被鸣狐强行捏着嘴打断了,鸣狐望着小狐丸用带着笑意的口吻说道:“现在,有个更好的选择了。”

  

  

  “带我走吧。”


————————————————————————————


全文收录在双狐合志《霁》中~请大家多多支持我们的合志XD

马上就要一宣咯~【忐忑不安dokidoki中.......


评论(2)
热度(15)
  1. 石皮皮阿具具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狐废收容所
    ❤ 具_Roll:
 
©阿具具 | Powered by LOFTER